新聞中心

全网返利最高的微信号 > 牛人業話 > 承認自己能力不行 人生方能不斷前行

七星彩有什么软件:承認自己能力不行 人生方能不斷前行

作者:驢三時間:2019-06-17來源:電子產品世界收藏

全网返利最高的微信号 www.ihqrd.com 不知道是不是遇到瓶頸了,最近寫文章時,每每把手指頭懸在鍵盤上方,躊躇再三,卻不知如何下筆。當我把手拿開,肚子里又感覺才思洶涌,可等我做足了架勢再次準備碼字時,那些洶涌的情緒又好像魚刺一般卡在了喉嚨里。

本文引用地址://www.ihqrd.com/article/201906/401601.htm

如是再三,我終于發現了原因所在:寫作水平太水了!那為什么寫作能力不行呢?原因無它,讀書太少爾!為什么讀書少呢?看著正踱步過來準備給我安排工作的領導,我不禁悲從中來:沒時間,哎,誰叫咱太能干了,領導給安排那么多活呢!

1560750217695793.jpg

說實話,就我這材料,沒有讀書破萬卷,不可能下筆如有神,所以,于我而言,提升寫作水平的唯一手段就是大量閱讀。

怎奈工作繁忙,很難再攥一攥海綿里的水,擠出閱讀的時間來了,于是只好拆東墻補西墻,把看電影的時間都用到看書上了。

灑家如是堅持了一段時間,當我再一次補充了能量開始一本正經地寫作時,那種下筆如有神助的感覺又回來了!

由此我認識到一個樸素的真理:承認自己能力不行,就離不遠了。相反,明明水平不咋地但是總是不承認,就自封了前行的腳步。

最近,坐一個同事的車回家,在路上一番不愉快的交談,使我明白了他為什么淪落成了我們公司的邊緣人。

1

這位同仁——楊銘君,來我司整整十五個年頭了,和他一起進公司的同事們,很多都已經爬到了中層領導的崗位上獨當一面了,只有這位,八風吹不動,穩坐釣魚臺,自覺但不情愿地和底層勞苦大眾打成一片。

在我的印象里,這個家伙確實挺不討領導喜歡的,原因無它,干不出活來。

盡管我司是一個充滿了多勞少得、少勞多得、不勞而獲、勞而不獲各種奇葩現象的單位,但是領導還是喜歡能干活的人,原因亦無它:領導大力倡導風清氣正、親如一家的公司氛圍,所謂的“親如一家”,就是我掙錢來你來花。

1560750235462721.jpg

換句話說,大家只有拼命干活,領導才能有大把的錢來花。

據說,楊銘君的媳婦特別能掙錢,在自己家里就是媳婦掙錢來他來花。顯然,楊銘真的和領導一樣把公司當成了自己家了-別人掙錢來他來花。

楊銘長得既帥且壯,老婆負責掙錢養家,他負責貌美如花,誰也不好說二話。但是,倡導“親如一家”、指著員工們掙錢來他來花的領導,對吊兒郎當的楊銘就有話說了。

于是,楊銘始終不得重用,在我等外人看來,他也似乎自得其樂。在我們多年的交往中,我總覺得他對工作也沒什么野心,應該對自己的水平也有清醒的認知。

但是有一次坐他的車回家,經過一番深入的交談,我才發現,原來,他對自己的能力水平竟有著一種近乎不切實際的認識。

2

那天沒有趕上班車,灑家搭著楊銘媳婦給他買的車回家。夕陽將近,大地涂金,微風拂面,細碎的陽光透過車窗打在楊銘臉上,溫暖留在我的心里。

一路上,我倆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,天南海北,家長里短,不咸不淡。突然,楊銘說出一句沒頭沒腦的話來:驢三,你來得比我晚,掙得比我多,你應該算是領導的嫡系了吧!

納尼,同事之間聊“工資”是不是有些尷尬?我按捺著內心的訝異,敏銳地捕捉著他語氣中那酸酸的氣息:合著我多掙那三瓜兩棗是靠拍領導馬屁拍來的?

1560750253699602.jpg

雖然吃人嘴軟拿人手短,但是,慵懶地半躺在副駕駛座上的我還是感覺有必要把事情澄清一番。

我稍稍恢復了半躺著的坐姿,盯著他那略發胖但依然帥氣的臉龐,字斟句酌地說:“咳,我哪算什么嫡系?成天累死累活的,多干那么多活,也不多拿多少。說白了,我在咱們這里就是個苦力,加自己的班,讓嫡系們掙錢!”

楊銘對我非嫡系的申辯不置可否,他向我微微轉過頭來,臉上帶著略顯酸楚的微笑,雙眸里映著夕陽的柔光。他沒有馬上說話,又轉過頭去看著眼前延伸到道路盡頭的車流,緩緩地說出自己的心里話來:“其實我也想多干活,多掙千把塊也好,在家里還能硬氣一些?!?/p>

“硬氣一些?”我有些樂呵,“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,你就是再多掙一倍,地位也改變不了多少吧,哈哈!再說了,咱這里大部分都是吃技術飯的,你這個年齡了,水平再提高也不容易。你跟齊工一起進公司的,現在再開始努力,要想達到齊工那個水平也不可能了吧!”

齊工是我司很多主力產品的軟件扛把子,也是我的前輩、偶像。

哪知楊銘嘴角一咧,鼻子里輕輕地哼了一聲,“齊工水平也就那樣吧,我也不比他差多少。主要是領導不給我機會?!?/p>

3

我沒有聽錯吧,居然認為自己的水平堪比齊工?這么藐視我的偶像,豈非把我也看扁了?來而不往非禮也,我迅速懟了回去。

timg (3).jpg

“不是不給機會吧,我記得當時領導讓你和李工一起做一個數碼鎖,但是你們沒干出來,后來又讓你們干了個圖像識別的項目,你們也沒干出來吧?!?/p>

楊銘并沒有被我拋出來的“鐵一般”的事實擊垮,他緊緊地抓著方向盤,咬著細碎的白牙說,“一上來就讓干這么難的活,擺明了是為難我。應該是循序漸進,逐步深入,先讓干簡單的活,再讓干難的?!?/p>

戰端一開,我也不客氣了,“當時讓齊工擔當主力的那個音頻設備也不簡單吧,你們可都是一塊來的。不同的是,齊工硬著頭皮干下來了,在干活的過程中就把水平鍛煉上去了。你嫌活難干,但是困難不是無法克服的吧,事實上,硬著頭皮干,我相信你能在水平提升的同時,也能把活干出來?!?/p>

楊銘顯然不認可我的說法,“你不要迷信齊工,你說說,他水平比我高在哪里了?哼,他是領導嫡系,咱比不了!”

“人家一開始也不是嫡系,是干活干出來的。你說你水平跟齊工差不多,人家經歷了那么多項目的歷練,是你比不了的吧?不經過那么多項目的歷練,水平怎么提上去?”雖然楊銘把我拉到了他所在的非嫡系陣營,我依然不客氣地懟他。

“干活多就代表水平高嗎?驢三,你這種認識太片面了吧。我告訴你,現在是領導不給機會,要是再給我安排項目,我能證明水平不比齊工差!”

我被楊銘話里的邏輯驚呆了,張著口,竟然想不出反駁的話來。

西斜的太陽將城市建筑的影子越拉越長,正在緩緩落下的夕陽灑下柔和美麗的光芒,透過車窗慷慨地撒到兩個唇槍舌戰的辯手的身上。

嘈雜的車流如梭,溫馨的晚霞似火,看著駕駛座上氣得肚子鼓鼓的楊銘,我突然有種熱淚盈眶的感覺:

哎,人家馬云天天想的都是成百億的大生意,我倆卻在這里為這點小事爭論不休,何必呢,再說了,都不容易!

4

這次談話結束后好幾天,我一直陷在楊銘對自己技術能力的盲目自信帶給我的深深震撼中,難道楊銘沒有聽說過那句話?

謙虛使人,驕傲使人落后!

在自我能力的判斷和進階上,唯有虛懷若谷,才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。盲目自大,只會恃才傲物,自封了前進的腳步。

人貴在有自知之明,倘若沒有對自己清醒的認知,就不可能做出改變自己境遇的行動。所以,楊銘的表現在我看來,頗有一些阿Q的精神勝利法的意思,雖然表面看來有些喜劇效果,但是在內里注定會造成悲劇性的結局。

更為實事求是一點,真正有才華的人才有資格恃‘才’傲物,以自由散漫的態度揮霍自己的人生。否則,像阿Q那樣自夸“我祖上也是闊過的”,絲毫沒有體認到當下的窘境,就只能貽笑大方了。

對于一個深陷溫柔鄉、年屆不惑的老菜鳥,我們當然不期望他“敢于正視淋漓的鮮血,敢于直面慘淡的人生”,只是,自我欺騙,騙得了一時,騙得了一世嗎?

魯迅先生曾說過:“假如一間鐵屋子,是絕無窗戶而萬難破毀的,里面有許多熟睡的人們,不久都要悶死了,然而是從昏睡去死滅,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,現在你大嚷起來,驚起了較為清醒的幾個人,使這不幸的少數者來受無可挽救的臨終的痛楚,你倒以為對得起他們么?”

對于楊銘,我就頗有魯迅先生這種體悟。真的喊醒他,他果真能幡然醒悟、發憤圖強嗎?又或者,還是讓他就這么不自知地繼續自我欺騙,得過且過呢?

人生的道路千萬條,有人會選擇最容易最舒適的那一條,有人卻喜歡自我磨礪,砥礪前行。

燕雀安知鴻鵠之志,但是鴻鵠又安知燕雀不樂呢?

于是,我也迷惘了,在這半睡半醒的鐵屋子里,我看到墻上分明寫著一些不知什么話,待我踱近了看,這話語竟不十分分明,我繼續清醒一些,終于在那歪歪扭扭的字跡中,看出一行標語來:承認自己能力不行,人生方能不斷前行!



關鍵詞: 自省 進步

評論


技術專區

關閉